如果人和人之间没有了信任

2019-12-28 23:00

如果人和人之间没有了信任

蒋建伟

如果人和人之间,没有了信任,没有了做事情的一种担当,没有做人最基本的底线,这是非常可怕的,它对整个社会的诚信危害和负面影响也是巨大的。

"好人李高峰"事件就是一个惨痛的例子。据《雷锋》杂志2016年第1期报道:"2015年2月6日,李高峰的志愿者朋友贾某因急需给农民工发放工资而资金短缺,就向李高峰求助,李高峰就背着妻子用自己家29.4平方米的房产证做抵押向他人借款100万元,借款时间为4个月。快到还款期的时候,贾某因经济犯罪被公安机关羁押,2015年5月至11月的利息由李高峰求亲告友才得以偿还。这期间,李高峰遭到被借款人数次的逼债和骚扰,无法正常的工作与生活,全家人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妻子因压力太大,多次想过轻生的念头,但考虑到两个孩子都在上学,加上周围好心人的劝阻,才放弃了自杀李高峰80多岁的老母亲听说儿子欠了债,就把老家的房子卖掉了帮儿子还债;身边的志愿者也纷纷慷慨解囊,他又从朋友那儿借了一部分,但离100万的数字还有很大的距离,李高峰也做好了随时卖肾的准备。"读到这里,我感觉心里一阵憋屈,李高峰这个"活雷锋"真的变成了冤大头!

我们常常这样说:"做一辈子好人不容易,做一件坏事太简单了!"好人与坏人的标准,是好人一心想做好事,做新时期的"活雷锋";坏人时刻想的都是自私自利的,一旦违反了他的个人利益,那么对不起,我就要反悔了、耍赖了、使坏了,让你的日子不好过了。

李高峰替别人做经济担保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对别人的信任,而对所担保的对方是否违约、有没有偿还能力、自己是否有连带的法律责任等,根本没有考虑。当初,其对于整个事情的戏剧性发展,想当然的态度过于乐观。所以,当李高峰信任的贾某完全忘掉了当初许下的承诺和担当,反悔了,违法了。紧跟着,李高峰也承担了天文数字般的经济损失。其实,李高峰是可以躲避这个灾的,也就是对那个向他求助的被担保人置之不理,不念及旧情,不做那个所谓的"好人",后面的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可是,李高峰就是李高峰,是十几年来"危难之处伸援手"的李高峰,他应该帮,反过来说,他不帮自己信任的人,谁会去帮呢?这就是"好人"的做人思维,或者说做好事的一种本能反应。

曾几何时,好人李高峰的故事成为北京市朝阳区的一张名片。他于2001年携妻儿从老家河南周口农村来到北京打工,住在北京市朝阳区甘露园西里铁路宿舍,十几年来,他义务清理无人看管的厕所10多座,帮200多人找到了工作,为100多名农民工要回了300多万元的工资,抓获违法犯罪分子29名,铲除小广告30多万张,为灾区孩子赠送书包1000多个,常年照看孤寡老人10多人,捐款没有统计2007年4月15日,他在京发起组织了"河南在京环保志愿者服务队",现在已经有志愿者1000多人,参加各种志愿服务活动10万多人次李高峰先后获得"创业青年首都贡献奖"、"北京好人"、"感动中原十大人物"、"中国公益杰出贡献人物"、"全国劳动模范"等20多个荣誉称号,2010年被联合国授予"联合国公益实践示范项目奖"。曾几何时,因抓坏人,李高峰一次次遭到报复,身上被坏人砍伤留下的刀疤有10多处,妻子被坏人装进麻袋殴打致伤多次,儿子经常被坏人堵在学校门口并遭到威胁他不怕,因为他"学雷锋,做好事",更因为他行善举、施大义,做好事成了习惯。我和李高峰是河南老乡,得知他干了这么多年的好事、获得这么多的荣誉之后,我真为这个老乡自豪!

然而这次,连李高峰都没有想到,自己栽就栽"做好事的习惯"上。

李高峰信任的那个贾某,恰恰看到李高峰的这一点。我猜测李高峰应该是他众多的选择题之一,因为李高峰太容易上当了。他在向李高峰寻求担保之前,已经料到李高峰连拒绝他的退路都没有了,一旦李高峰不答应给他担保的话,那么,李高峰这个"活雷锋"的美誉度就会大打折扣。可以说,他利用了好人李高峰的"好人应该把好事做到底"的心理,明知自己后来没有那个偿还能力,却还要在某种程度上"绑架"李高峰,让李高峰陪他一道去违法犯罪。所以,这么一个坏人,不仅不可被任何人信任,而且他还以"信任我"为幌子,骗取李高峰式的好人的信任,让李高峰们陪他一起玩火,多么可怕的一个人啊!

信任若无,何谈做人的道德底线?道德底线若无,现实社会的负面影响何其巨大?

最近一段时间,国人还在对"当你路遇老人跌倒在马路上,到底扶不扶"的话题热议,大肆谴责肇事者时,往往忽视了类似"扶不扶"事件所引发的全民信任危机。我可以这样说,"扶不扶"事件后的国人只会变得更加冷漠,没有同情心、人情味,由此产生的负面效应将会是未来生活的一大"公害"。同样,细细分析李高峰事件,我认为这不仅仅是"好心换来驴肝肺"那么简单,对于李高峰来说,而是"好心换来了一场经济灾难"。实际上,李高峰是可以避免他人生当中的这场大灾的,也可以不当这个好人,但他就当了这个好人了,也因此博得了很多人的同情。我的大脑里反复盘旋着一个疑问:李高峰如此一片好心,被搞得如此狼狈,那个他所信任的人知道吗?天天心安吗?


上一篇:小隐隐于山
下一篇:拐角处的那抹微笑
扩展阅读
时光无情
时光无情

时光无情夜晚那一阵阵寂寞的雨,终于露出了晴天。触摸到了那一缕缕金灿灿的陽光,我便十分自觉地醒了。时间,...点击了解…

我本无心
我本无心

我本无心,却总感到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主宰着我,推动着我,是命?亦或是运?五岁那年,我本无心上学。开学的...点击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