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桃花

2019-12-13 03:35

初春时节,令我心醉的美景,莫过于老家盛开的桃花。

这是那种看起来很常见的桃花。其实就是粉红色的桃花,并无特别之处,但在娇嫩的绿芽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鲜艳。远远望去,没有整片的满园嫣红,零零碎碎地点缀在房前屋后,却也少到了妙处,似天上降临人间的"仙子"。每当春分刚过,神态各异的桃花,在明媚的阳光照耀下,有的才开了两三片花瓣,像正在打扮自已;有的花瓣调皮地全开了,挨挨挤挤的,挂满了树枝;有的还是花骨朵儿,饱胀得要破裂似的,大有不甘落后的气势。桃花散发出来的阵阵清香,钻入鼻孔,扑进心里,那么的沁入心脾。微微的春风吹来,朵朵桃花如一只只花蝴蝶,扑打着翅膀,翩翩起舞,又楚楚动人,真叫人神迷目眩。

只要有空隙,我习惯回老家走走。最初不过是想忙里偷闲,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远离城市的喧器,丢掉没完没了的琐事,去乡村田野感受春的气息,寻找一种心灵上的恬静。直到去年的初春,我不忍心养父养母留给我的老屋倒塌掉,着手重新翻修时,我蓦地发现,不仅我的老屋前后,别家的庭前,池塘旁,山坡,田埂,只要有添了新绿换了新妆的地方,都有那粉红色的云。

"云"与周边金黄色的油菜花儿交相辉映。虽然不及油菜花的热闹,但丝毫也不逊色,甚至灿烂得更诱人。因为她妖娆吗?还因为她是春天的匆匆过客?我真的不知道怎样回答,也许只能依心情的变化而论,大概她那超凡脱俗所给人的惊诧,感觉有一种独一无二的气质。气质产生了无法抗拒的美感,让人去浮想,憧憬,期待。生怕机不可失,唯恐不马上亲近之,一夜春雨后,就无影无踪了,到时悔之晚矣。

前些日子,正值桃花盛开的时候,我又回到了老家。一则为踏青。不像以前,时间上的安排可以自由作主,约上兴趣相投的文友结伴远行,现在,只好孤家寡人,独自行事;二则为再赏桃花。看看有没有别样的感觉。走进村头,定睛而视,没有发现什么新的异常。花还是那些花,不过依然艳丽,花姿与颜色还是一模一样,所不同的仅仅是今年的花期来得早一点而已。我感到好无趣,有种莫名的失落。不知怎么的,忽然间想到了一首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去,桃花依就笑春风。"这怎么了?我大约有些迷离和恍惚。

又发生了一件不快的小事情。待我仔细地观察后,老屋边的桃花树竟然少了一株,不知被谁作恶将它砍伐了。经打听心里终于有了底,竟然是我老家的大哥所为。我质问他,这么好看的树,你不爱惜也罢了,怎下得了手砍它呢?他说,桃树太多了妖气重,对人不吉利。实在忍不住,好好把他数落了一番才肯罢休。

我意识到桃树一直不待村民的喜爱由来已久,一些同桃树有关的回忆涌上心头。原来在我儿时发生过的事情,现在也想起了;原来认为很正常的事情,现在认为不正常了。原来,桃花,桃树,这种在老家十分平常的东西竟在我内心的深处占有这样重要的地位。

记忆的丝缕联系上了村子的后山。山不大,大概两三百米高,上面栽满了桃树,成了一大片桃园林子。当年正是我懵懂的孩提时,这片桃园林就是我和小伙伴们的乐园。春天来了,桃园林全都是粉红色的花朵,好像一片火红火红的朝霞。桃花一天比一天艳,散发出来的清香也一天比一天浓,引来了许多可爱的小密蜂、小蝴蝶、小青蜒——桃花谢了,不久就变成了绿色的小桃子,看上去像一个个小灯笼。小桃子一天天的大了,熟了,表面像抹了一层嫣红。我和小伙伴们经常偷偷地溜进园林,爬桃树,摘桃子,在桃林间玩耍。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桃园林遭到了一场厄运,被村里全部砍伐了,说是要种栗子树,可这片山地荒芜至今,杂草丛生。

自那以后,除了尚留稀疏的桃树分散在房前屋后、田埂地头外,村子里再也见不到集中连片桃树林。"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但是树木是没有什么悲欢离合的。本不该消失的却消失了,这件事把我的心彻底搅凉了,曾经快乐的点滴成了远去的回忆。其实我无所谓悲与喜,只是遗憾万分,或者说若有所失,心有不甘。

对于我这样恋桃的心结,有一回总算得到了些许满足。三年前的"五一"假期,我和几个同事,一起到湘西旅游时,特地来到了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毕竟季节过了,早已芳菲散尽。虽然不如文章中写的那样如人间仙境,但是还是能捕捉到一些花儿的踪影,也不难想象,"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桃花源的当地人,真不愧是陶公的后人,果然不同凡响,认识到了桃花的天赋和价值,颇有创意地推出了"国际桃花旅游节"。记得当地的导游小妹曾对我说过,再来桃花源最好选在开春后的三月中旬,方便的话,尽量携手一佳人,才有那种情景交融而又浪漫的情致,不虚到此一游,难忘终身。

没有法子,可笑自已太多情。有情就有悲欢,又把情移到花上,花却不知不语。花当然不语了,要不西边升起了太阳,然而我仍然要把悲欢挂在花上。桃花一惯笑对春风,大约不会嘲笑一个懂得珍惜的痴心人。在今后的人生路上,要改变这种专情吗?不,不,不能改变。我想自己退休后,有的是闲遐,再把自己的身体锻炼好,不再操心别的什么,专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对了,不如回到老家去,重建集中连片的桃园林,除了芳草中无杂树,最好再建一个"农家乐"。到那时,该会有一个憨态可掬的老头,他有梦想,休闲般地农耕,读书,写作,每天充实并快乐着。


上一篇:与新住民的微笑,在最美的地方相遇
下一篇: 最梦是苏州
扩展阅读
时光无情
时光无情

时光无情夜晚那一阵阵寂寞的雨,终于露出了晴天。触摸到了那一缕缕金灿灿的陽光,我便十分自觉地醒了。时间,...点击了解…

我本无心
我本无心

我本无心,却总感到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主宰着我,推动着我,是命?亦或是运?五岁那年,我本无心上学。开学的...点击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