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夜读 · 散文】余味

2022-01-05 10:29

  一簇翠绿香葱洗净切碎,打上一瓢井水,兑上敲碎的土鸡蛋,加入几只肥厚的虾仁,放到柴火灶上蒸熟。揭开灶板,滴上香油和生抽,香气扑面而来。挖一勺入口,蛋羹和虾仁在唇舌间触碰,滑嫩弹牙,回味绵长。

  这是记忆里祖父的味道。他曾是一名光荣的人民解放军战士,退伍后被分配到了国有企业,后来靠着自己的努力当上了厂长,退休后在家务农。

  在我五岁那年,父母为了生计去城里创业,便委托祖父母照顾我。我喜欢睡懒觉,清晨常常还在半睡半醒中,便被祖父抱起,扛在背上绕着院子跑,直至我清醒为止。我挑食不爱吃饭,当过炊事兵的祖父便变着花样做些可口的饭菜。早上有扯蓬豆腐干、腌干毛豆荚、桂浆糖芋、流心荷包蛋……晚饭有虾仁蒸蛋、黄瓜嵌肉、腌笃三鲜……虽然父母缺席了我的成长,但有了祖父母的陪伴,我同样拥有幸福快乐的童年。

  我觉得当兵要当拿枪的、冲锋陷阵的兵,炊事班的兵不厉害。祖父拿起烟枪轻敲我的脑袋,“炊事兵咋不厉害!吃不好饭,战士咋打仗。吃了我做的饭,战士们训练时浑身上下都是劲。”

  临睡前,祖父总会给我讲一个他当兵的故事。他有着深厚的军人情结,希望后代能够延续军人血脉。只可惜父亲没当成兵,所以他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或许从小受祖父思想和习惯的熏陶,我对部队向往已久。有次他问我:“阿轲,你长大后想去参军吗?”我说:“我想去,阿公。”在我懵懂的童年,祖父的戎装照和八一手表成为我最珍贵的宝物,当兵的梦想也埋在了幼小的心中。

  祖父身体每况愈下。他因病情加重而住院,不久还被禁食,每天只靠输营养液维持。那时,他已不能独自下床。我搀扶着他去卫生间,途中他打趣道:“阿轲,你看,我这腿瘦得跟羊腿一样。”我别过头,不想让他看见眼角的泪。他抬起虚瘦的手臂,轻抹了一把我的眼角,笑起来淹没了眼睛:“花有枯荣,人有生死。我这一辈子没白活,没什么可难过的。”他每日饱受病痛的折磨,却依然笑对生活。

  祖父弥留之际,喃喃道:“一生很长,要好好来过。相信我的阿轲一定会走好未来路的。”我头抵在床沿,紧握着他的双手,任凭泪水横流。

  我尚不能学到祖父的厨艺,就目送他的离去。淅沥的阴雨已下了多日,江南的一切都被绵绵的雨帘遮蔽。一盏虾仁蒸蛋已经冷透,蒸汽同香味一同散去,单单摆在了祖父的遗像前。我心中默念:“阿公,你放心,我一定会去参军,一定会走好自己的人生!”

  入伍已一年有余,每天重复着训练、执勤,日子变得枯燥单调。偶遇挫败,我心情低落,萎靡不振。炊事班班长是我同乡,得知我的情况,亲手为我做了虾仁蒸蛋。闻着扑面而来的香气,我的眼角不觉湿润。

  祖父留下的味道,在部队还能吃到。他虽已离开了我,但战友的情谊让我感受到家人般的温暖。品味着蒸蛋的美味,我目光坚定,抬头望向了远方湛蓝明媚的天空。

  作者:姚轲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上一篇:《喜欢你我说了算》广播剧圆满收官,成功领跑长音频新赛道
下一篇:冬泳长沙
扩展阅读
夜半轻私语
夜半轻私语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素来深爱《长恨歌》里这几句诗。尤其是前...点击了解…

秋天的心事
秋天的心事

十月的小城,写满心事。片片枫叶飘落,不知是岁月改变了模样,还是阅历改变了态度?见证过你真挚与坚守,触溜...点击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