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散文|张如梅:人间烟火

2021-11-18 13:52

  文/张如梅

  去菜市场买肉,总会有很多摊主用企盼的眼神看着你或热心招呼你买他的,感觉自己买肉就像做贼,生怕被哪个摊主殷勤叫住而他的肉又不太好。但有一次例外,一个摊主脸上带笑,一边用锋利的刀子割着肉,一边唱着欢快的歌,歌词是“透过开满鲜花的月亮……”。我感觉诧异,不由自主地走到他的肉摊前,观赏他眉眼中的笑,看他挥舞刀子快切细割的样子,专注又专业,真是可爱有趣呀,不买他的又买谁的呢?

  也是菜市场。牛肉摊旁,有个中年男子坐着,面前摆了许多菜刀,正宗的地摊,没人过问。我不需要刀,故视而不见,悄然走开。突然,几声尖锐的金属撞击声吓了我一大跳,循声望去,那卖刀的正用刀砍一根粗大的铁棍,一边砍一边念念有词。我好奇地走过去,他狠狠地又哐啷再砍一次,然后举刀让我瞧:“你看,没砍缺吧?我的刀是资格的好刀,可以扫码查信息……那些卖假货的,我根本瞧不起!”

  接着,他又把地摊上的刀交换着砍铁棍,一一介绍砍刀菜刀大刀小刀……他的言辞,豪气真诚,就像张飞,舞着一把刀,既忠肝义胆,惊心动魄,又让人感觉忍俊不禁。我情不自禁地蹲下来,挑了一把菜刀、一把砍刀。很快,他的摊前围了一个圈子,众人像我一样觉得这刀不买的话恐怕是损失,难得一遇啊!

  拿到驾照半个月,我就迫不及待地开车上下班了。那天,我驾车到成都川大华西医院给父亲拿体检报告。早上8点左右,堵车厉害,眼见就几分钟能到,但路上所有的车都如蜗牛,慢慢腾腾。前面红绿灯路口,一个警察正在指挥着交通,我一边接电话一边往前缓缓行驶。到了警察身边,我看见他对我怒目而视,听见他念叨:“真是女人家开车!女人家!你没看到我的手势吗?喊你停下来、停下来,偏要开过来!”

  幸好电话已经挂掉,我赶紧连声说“对不起”,他极力忍住不发作。这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眼神明澈,一脸英气,即使愤怒得涨红了脸,也未影响他的帅气。我有些愧疚地开了过去,不到两分钟,导航告诉我走错路了,重新切换路线,左拐掉头往回走。这次,又经过警察站岗处,我的目的地原来就在他的身后。

  我真的非常抱歉,东张西望寻思着走对没有,又没看清警察的手势,直接从他身旁开过,但速度慢。他还认得我,对我吼道:“你相不相信我把你的驾照给收了?”他气红了脸。我赶紧开走,忍不住发笑。我本想给他道歉,但他以为我反复挑衅他就不好了。他的神情语气,有点像老师对调皮学生的架势。作为一个乡村教师,我太了解这种情形了。

  一个周末的上午,我和同学晓云驾车去一个朋友家,晓云开车,走山路。山路弯多路陡,路两旁是空旷的山野,草木茂盛,幽香散发,偶尔见到一处竹篱掩映的人家。自从快速通道通车后,这条路就少有车走,因而显得特别寂静。翻过山顶,绕过两个大弯,我们看见前方有个微微佝偻的身躯,背着一个背篓踽踽独行,是一个老妇人。她似乎听到了车轮滑行的声音,停下步子,向我们招手。

  车停下,老妇人问:“你们去哪里?”晓云看看我,迟疑两秒钟,反问:“大婶,你要去哪里?”她揩揩额头的汗说:“我去兴隆镇我女儿家。”晓云含笑说:“我们也去兴隆镇,上车吧。”原来,老人是给女儿送蔬菜去的。老人女儿的家在兴隆镇小学旁边,晓云把车开到小学旁边,才掉转车头往朋友家去。多走了10多里路,我问:“这是为啥呢?”晓云咧嘴一笑:“看见老人,我就觉得他们像我的爷爷奶奶,真的!”看着她眼睛闪着亮光,似乎她的奶奶就站在身旁向她招手呢。我感觉心窝里暖暖的。

  菜市场上的小伙、卖刀的汉子、帅气的警察小哥,还有那山间公路上的晓云,就是人间最美的烟火,是俗世生活中本色悠扬的歌。

  【“浣花溪”文学栏目征稿启事】

  欢迎投来散文(含游记)、小小说等纯文学作品,诗歌因系编辑部自行组稿,不在征稿范围内。字数原则上不超过1500字,标题注明“散文”或“游记”或“小小说”。作品须为原创首发、独家向“浣花溪”专栏投稿,禁止抄袭、一稿多投,更禁止将已公开发表的作品投过来。作者可以将自我简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邮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将文字发过来即可。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的详细准确信息、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上一篇:青未了丨散文:当兵
下一篇:沐浴阳光
扩展阅读
爱还是爱?
爱还是爱?

冬去春来一年又过去了流下的只是对岁月的叹息不满没有一点点想留念过去的念头也许自己是那么不懂世事不懂的去...点击了解…

遥远的炊烟
遥远的炊烟

在城市生活得久了,常常想起乡村里的炊烟。炊烟下宁静的土屋,果实累累的枣树石榴树和悠闲的鸡鸭羊群。更常常...点击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