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塔看守人

2020-07-28 17:14

夜阑卧听,潇潇海风声,灯塔看守人,每每独与孤岛相伴,窃听海边丝语。

独守寥寥无几的礁岸,等候来往船舶,相伴清风明月,风浪砂石,每隔几时辰攀爬置顶添灯油,置顶环顾四方,四处无光唯有这光芒四射,划开薄雾,撑开一条曲线直达远处海峡。

没有导航,迷雾重重,航行至此唯有带来生气的一束光来自这里,还有一个在此眺望了一辈子的他,安全通过的船舶带走了他的思念,寄去他想说的话。

笑对夕阳,每日重复的海潮声,看着潮来潮去,太阳从海平面升起来又消失在海平面,还有每天重复不变的节奏,从岛平面爬到耸立在海峰的塔顶,注满灯油,闪烁的灯光才能洒遍四方。

竖立在在这不大的建筑,墙面已经脱落的瓷砖,唯有他还默默的坚守在这里,时间慢慢的走动,没有人和他交谈,渐渐地渐渐地已经开始忘记言语,很久没有开口与人交谈忘记怎样与人共语,只有那颗心还在砰砰的跳动,血液还在沸腾的流遍全身,依靠窗台,注目前方思绪万千,额头的沟壑明显又深深下陷,岁月的走过留下痕迹,昔日瑟瑟清风拂过,长发飘起,衣衫褴褛,唇角向上拱起,拉动脸部肌肉,露出不是很自然的笑,心里总是美滋滋的,没有行动,心动了,牵动思绪回忆往日美好。

霞光映照在平静的海面,没有波涛汹涌,只有静静的等待今夜的到来和明日的恭迎。

――《灯塔看守人》致每天给我们幸福的人。


上一篇:我深爱着那些春天
下一篇:淡淡初夏
扩展阅读
别问这有什么用
别问这有什么用

大学毕业时,爸说:“你一定要念一个硕士学位。不用念博士,可是硕士是一定要的。”为什么“硕士是一定要的”...点击了解…

那年,菜籽花开的季节
那年,菜籽花开的季节

昨天在列车上看到了满地的菜籽花!列车依旧在驰骋,可窗外的景色却在无情的退后,留下的却是那些年残存的记忆...点击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