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莎的风流娘儿们

2020-06-26 00:37

约翰·福斯塔夫爵士 
范顿  少年绅士 
夏禄  乡村法官 
斯兰德  夏禄的侄儿 
福德
培琪  温莎的两个绅士 
威廉·培琪  培琪的幼子 
休·爱文斯师傅  威尔士籍牧师 
卡厄斯医生  法国籍医生 
嘉德饭店的店主 
巴道夫
毕斯托尔
尼 姆  福斯塔夫的从仆 
罗宾  福斯塔夫的侍童 
辛普儿  斯兰德的仆人 
勒格比  卡厄斯医生的仆人 
福德大娘
 
培琪大娘 
安·培琪  培琪的女儿,与范顿相恋 
快嘴桂嫂  卡厄斯医生的女仆 
培琪、福德两家的仆人及其他 

地 点
温莎及其附近

第一幕

--------------------------------------------------------------------------------

第一场  温莎。培琪家门前
   夏禄、斯兰德及爱文斯上。 夏禄  休师傅,别劝我,我一定要告到御前法庭去;就算他是二十个约翰·福斯塔夫爵士,他也不能欺侮夏禄老爷。 
斯兰德  夏禄老爷是葛罗斯特郡的治安法官,而且还是个探子呢。 
夏禄  对了,侄儿,还是个“推事”呢。 
斯兰德  对了,还是个“瘫子”呢;牧师先生,我告诉您吧,他出身就是个绅士,签起名来,总是要加上“大人”两个字,无论什么公文、笔据、帐单、契约,写起来总是“夏禄大人”。 
夏禄  对了,这三百年来,一直都是这样。 
斯兰德  他的子孙在他以前就是这样写了,他的祖宗在他以后也可以这样写;他们家里那件绣着十二条白梭子鱼的外套可以作为证明。 
夏禄  那是一件古老的外套。 
爱文斯  一件古老的外套上有着十二条白虱子,那真是相得益彰了;白虱是人类的老朋友,也是亲爱的象征。 
夏禄  不是白虱子,是淡水河里的“白梭子”鱼,我那古老的外套上,古老的纹章上,都有十二条白梭子鱼。 
斯兰德  这十二条鱼我都可以“借光”,叔叔。 
夏禄  你可以,你结了婚之后可以借你妻家的光。① 
爱文斯  家里的钱财都让人借个光,这可坏事了。 
夏禄  没有的事儿。 
爱文斯  可坏事呢,圣母娘娘。要是你有四条裙子,让人“借光”了,那你就一条也不剩了。可是闲话少说,要是福斯塔夫爵士有什么地方得罪了您,我是个出家人,方便为怀,很愿意尽力替你们两位和解和解。 
夏禄  我要把这事情告到枢密院去,这简直是暴动。 
爱文斯  不要把暴动的事情告诉枢密院,暴动是不敬上帝的行为。枢密院希望听见人民个个敬畏上帝,不喜欢听见有什么暴动;您还是考虑考虑吧。 
夏禄  嘿!他妈的!要是我再年轻点儿,一定用刀子跟他解决。 
爱文斯  冤家宜解不宜结,还是大家和和气气的好。我脑子里还有一个计划,要是能够成功,倒是一件美事。培琪大爷有一位女儿叫安,她是一个标致的姑娘。 
斯兰德  安小姐吗?她有一头棕色的头发,说起话来细声细气,像个娘儿们似的。 
爱文斯  正是这位小姐,没有错的,这样的人儿你找不出第二个来。她的爷爷临死的时候——上帝接引他上天堂享福!——留给她七百镑钱,还有金子银子,等她满了十七岁,这笔财产就可以到她手里。我们现在还是把那些吵吵闹闹的事情搁在一旁,想法子替斯兰德少爷和安·培琪小姐作个媒吧。 
夏禄  她的爷爷留给她七百镑钱吗? 
爱文斯  是的,还有她父亲给她的钱。 
夏禄  这姑娘我也认识,她的人品倒不错。 
爱文斯  七百镑钱还有其他的妆奁,那还会错吗? 
夏禄  好,让我们去瞧瞧培琪大爷吧。福斯塔夫也在里边吗? 
爱文斯  我能向您说谎吗?我顶讨厌的就是说谎的人,正像我讨厌说假话的人或是不老实的人一样。约翰爵士是在里边,请您看在大家朋友分上,忍着点儿吧。让我去打门。(敲门)喂!有人吗?上帝祝福你们这一家! 
培琪  (在内)谁呀? 
爱文斯  上帝祝福你们,是您的朋友,还有夏禄法官和斯兰德少爷,我们要跟您谈些事情,也许您听了会高兴的。 
      培琪上。 
培琪  我很高兴看见你们各位的气色都这样好。夏禄老爷,我还要谢谢您的鹿肉呢! 
夏禄  培琪大爷,我很高兴看见您,您心肠好,福气一定也好!这鹿是给人乱刀杀死的,所以鹿肉弄得实在不成样子,您别见笑。嫂夫人好吗?——我从心坎里谢谢您! 
培琪  我才要谢谢您哪。 
夏禄  我才要谢谢您;干脆一句话,我谢谢您。 
培琪  斯兰德少爷,我很高兴看见您。 
斯兰德  培琪大叔,您那头黄毛的猎狗怎么样啦?听说它在最近的赛狗会上跑不过人家,有这回事吗? 
培琪  那可不能这么说。 
斯兰德  您还不肯承认,您还不肯承认。 
夏禄  他当然不肯承认的;这倒是很可惜的事,这倒是很可惜的事。那是一头好狗哩。 
培琪  是一头不中用的畜生。 
夏禄  不,它是一头好狗,很漂亮的狗;那还用说吗?它又好又漂亮。福斯塔夫爵士在里边吗? 
培琪  他在里边;我很愿意给你们两位彼此消消气。 
爱文斯  真是一个好基督徒说的话。 
夏禄  培琪大爷,他侮辱了我。 
培琪  是的,他自己也有几分认错。 
夏禄  认了错不能就算完事呀,培琪大爷,您说是不是?他侮辱了我;真的,他侮辱了我;一句话,他侮辱了我;你们听着,夏禄老爷说,他被人家侮辱了。   


上一篇:我的大学(第十六章)
下一篇:横祸摘自里果夫斯科
扩展阅读
俏丫鬟抱屈夭风流 美优伶斩情归水月
俏丫鬟抱屈夭风流 美优伶

红楼梦(全文在线阅读) 第七十七回 俏丫鬟抱屈夭风流 美优伶斩情归水月 话说王夫人见中秋已过,凤姐病已比先减...点击了解…

“醉眼”中的朦胧
“醉眼”中的朦胧

三闲集(全文在线阅读) 醉眼中的朦胧 旧历和新历的今年似乎于上海的文艺家们特别有着刺激力,接连的两个新正一...点击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