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灵魂还给故乡

2021-06-09 15:13

人们常说,故乡是入世之源,根之所在。

我的故乡在名叫陇东的一个小地方,在那里,父老乡亲立着是树生存的方式;活着是庄稼繁衍的状态。立着和活着,都是生命的宣言。

一株小麦,一棵玉米,或一苗瓜秧,都是赖以活命的口粮。还有炊烟是他们生命中最紧密的旅伴,永远裹着五谷的香味,让我们一生都很幸福,也很温暖。

现在,如果有人摘下故乡的一朵花,就会有一句歌谣渗出血来,就会有一个音符如断脐一样的疼痛。故而,我的诗篇是未完的泪水;我的眷恋是绿色的闪回。

常常在梦里,我与一缕炊烟对视,与一群鸟儿歌吟,与煤油灯在窗外描画着庄稼的影子,与老黄狗在影子里寻找着陈年旧事。总想让飒飒的秋风时而飘来留念的芳馨,让暖暖的日月交替导演着村庄的悲喜,让四季耕耘着茂盛与凋零的土地。

我那痴迷泥土、崇拜庄稼的父老乡亲,多像生生不息的昆虫,为了有丰满的炊烟、奔跑的镰刀、灼热的阳光和成熟的庄稼,在贫瘠的黄土地上生死轮回,让一些有限的生命驻足或者飘移,都是萌动着的欲望和智慧,至直有许多思想的昆虫在日月的光影里舞蹈或者燃烧,尸体和灰烬在灵魂的黄土上吐艳争芳。还有那些站立的,在风霜雨雪中努力挺直腰杆,坚守着心中最后那口井、那块地和那垄庄稼。

曾有五谷种子在黄土的子宫里转换着自己的角色,庄稼像一个成熟的女人,怀孕的身子压弯了一个个季节,即使风从诗经中吹来,虽带着呻吟和分娩的血丝,总有土地着繁衍着亲情、友情和爱情,以及村庄的粮食、骨肉和血脉。

从而,我写了一些关于故乡的文字,不想被爱丢弃。不管是旅踪走笔,还是梦回故土,即使我的一双眼睛,已被油灯照暗了;一瓶墨水,把我的头发啜饮得花白了,我也不想被爱错过。

如今,我的村庄已成城镇,钢骨水泥长在我记忆中熟悉的部位,但我仍能闻到亲切的汗香,听到掀心的呼唤!

在我走后的日子里,却不想让檐角那一抹枯黄的孤独,因为骤冷或骤热,惊心般的苏醒,空负两行清泪。让那些微雨、落花,以及干枯的枝桠,和无巢的鸟一起,把白天哭成黑夜。

在每个有月无月的夜晚,我都不知道,将如何归去,归去又如何?我最初的脚印,依然在故乡的土路上奔跑。即使村口那老槐树,就算砍掉,那些根须就像我的灵魂仍会在黄土深处跋涉……


上一篇:安宁河的水
下一篇:扫路的老伯
扩展阅读
女人的备兑认股证
女人的备兑认股证

亲密心事(全文在线阅读) ◎女人的备兑认股证 一个女人肯不要名分,只有两个原因――得到很多很多的钱可很多很多...点击了解…

 令人心酸的微瞬间
令人心酸的微瞬间

在外第一次春节坐火车回家,带了一瓶绿茶,妈妈说:我从来没有喝过这个东西,真好喝! 我家是单亲家庭,一直和...点击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