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地书·母子情

2020-06-10 19:47

  【背景链接:1993年7月23日4时40分,由银川飞往北京的西北航空公司2119航班,因飞机襟翼未放出,在起飞飞行高空不足100米时,就坠入机场跑道尽头的芦苇湖中,机身断裂成三截。机上的108名乘客和5名机组人员,只有40人生还!本故事的主人公王嘉鹏和他的父亲,也就在这趟航班上。

  2005年1月19日,承蒙全国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莫文秀大姐的邀请,我飞抵上海,亲身聆听了王嘉鹏和他母亲沈利萍讲述的空难后的故事。当突如其来的空难降临到宁夏回族自治区的这个普通的家庭时,一家人同生共死地为我们演绎了一个个感人至深的故事。在这一个个带血带泪的故事里,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个母亲、一个儿子、一个家庭在苦难里的呻吟和背影,更是一种母爱的力量、一个孩子的刚强、一个家庭的光芒,是一个民族在一个家庭里所蕴涵和体现的伟大精神。】
  
  王嘉鹏从挪威发来的电子邮件:
  是的,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那是我生命中最为黑暗、最为恐怖、最为疼痛的一天。短短的几秒,我,家人,还有这趟航班上的所有人的一生就改变了,莫名其妙地改变了!
  那时,我才12岁,是宁夏银川市第十八小学五年级二班的学生。我是怀着童年美丽的梦登上飞机的。作为一厂之长的爸爸去大连出差,我难得有机会跟着去看大海。我从小就喜欢水,喜欢海,喜欢跟大海一样碧澄辽阔的蓝天。之所以喜欢大海和蓝天,是因为我从出身那天起,就与大海和蓝天有缘。妈妈说我的名字来自庄子《逍遥游》中的“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中国散文网);(中国散文网);水击三千里,扶摇而上者九千里”。我童年的梦里,常常会不自觉地飞来一片云彩,涌来一阵波涛。我的梦总像一只海燕,拍着云翅,贴着浪尖,在大海和天空中自由地飞翔。 “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高尔基的《海燕》,正是我梦中早思暮想的壮丽情景。
  然而,还没来得及看一眼机舱外的景色,甚至身子还没坐稳,我的梦就从高高的云端里摔下来,支离破碎。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伴着飞机巨大的冲击力向前推去,头重重地撞在前排的靠背上,身体瞬间失去了控制。又一声金属断裂的巨响,我的腰像一根筷子,被折成了两截,没有了感觉,耳朵也什么都听不见了,只知道自己沉入到了混杂着燃油味的泥水中。
  死亡的恐惧一下子包围了我,我不由自主的沿着一个黑洞下沉。我知道,那是一个通向地狱的大门,是一条通向死亡的通道。我要死了!我再也见不到我的爸爸妈妈了!我一边拼命地在一片泥水中解着系得很紧的安全带,一边拼命地往上窜,一次又一次的努力,一次又一次的失败。黑洞里,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地攥着我往下拉,拉,拉,我的身体,我的生命,逼迫着往下不断下沉,而且越沉越快。那黑洞像一个血盆大口,随时都会将我吞没。我当时想,我不能死,我要见我的爸爸妈妈,我如果死了,他们也就活不成了。求生的本能和要见爸爸妈妈的愿望,使得我拼尽全力解开了安全带。我的身体开始往上漂浮。而那个黑洞,依然像一个装满磁铁的怪物,张大嘴巴使劲吸我。我两手乱抓,希望能捞住一根救命稻草,但没有,我只能凭借自己过硬的游泳本领,往上窜。而我的腿却一点知觉都没有,一点都不能动弹。我只能像一个砍掉双腿的人,一步一步爬出那扇死亡的大门。我隐隐约约看见一位老爷爷向我快步走来,伸出双手用力拉了我一把,我的身体便飞快地游向了洞口。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他的满头白发和一身紫色的衣服。后来才知道乘客里根本没有一个穿紫色衣服的白发老人,那只不过是我的一种幻觉。不知什么时候,我终于在混浊的泥水中看见了一束光亮,那像妈妈慈爱的笑脸,照耀着我生还的路。
  我努力睁开被血水和泥水蒙住的双眼,眼前的景象惨不忍睹。湖面上漂满了汽油、残肢尸体和各种杂物。我没有自救能力了,只能死死地抓住断裂的机身。漂满汽油的湖水时不时地涌过我的头顶,呛进我的嘴里胃里。臭死了!像一场海上大战后的废墟,我心里充满了恐惧和孤独。我突然想起了与我一块坐在飞机上的爸爸,便拼命地呼喊爸爸,我知道我的声音微弱得只有自己听得见,可是我听到了爸爸的声音,我看见爸爸正站在漫及胸部的泥水中叫我!我喜极而泣!在这生死的边缘,我看到爸爸正艰难地向我这边挪动。爸爸一边挪着,一边喊:“别怕,儿子!爸爸来了!”是的,爸爸来了,那是一座山来了,那是一条船来了,那是一种坚实的爱来了!我虽然紧张,却不再恐惧,死死地抠住惟一能托起我身体的飞机断裂口。爸爸抱住我时,我第一次看到了爸爸眼中惊恐的目光,看到了爸爸眼里浑浊的泪水。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死亡,谁会那么镇定?谁不感到恐慌?
  我的头血流不止,爸爸抬起自己满是鲜血的手,为我抹去流在脸上的血。爸爸说;“儿子,一定要坚持住,救援的人很快就会到的”。爸爸的脸色很难看,我问他伤着了哪儿,他说双腿没有知觉。我像掉进了冰窖,越来越冷,我的气息越来越弱,爸爸的声音也越来越远,我想跟爸爸说我冷,却怎么也没力气说出来了,只隐约听见爸爸在哭着大喊,快来啊,快来救救我的孩子啊!
  醒来时,我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
  医院诊断结果是我头皮裂伤并脑挫裂伤,腰椎暴裂骨折并双下肢截瘫,脾脏及左肾挫裂伤,肠管及膀胱挫伤。我爸爸是双耳膜穿孔、脑震荡、腰椎压缩性骨折、肋骨和耻骨等多处受伤。我和爸爸都是重伤。我和爸爸都时刻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我和爸爸出事时,我妈妈还在深圳。妈妈是湖南师范大学培养出来的高才生,宁夏画院的专职画家。妈妈出差深圳,是为深圳一个酒店创作大型壁画的。妈妈在深圳出差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要是妈妈在家,我就不会跟爸爸一道去大连了。我还小,又调皮,爸爸怕我一个人下河洗澡游泳出问题。没想到反而出了问题。
  我一直昏迷不醒,醒后又疼得死去活来,那种痛不是上刀山下火海所能比喻的,是任何一个形容词都描述不出来的。我刻骨铭心地痛,又翻江倒海地吐。吐出的全是带着陈腐草渣的泥水,泥水里面还夹杂着大量的汽油味。当时那架飞机装了7吨汽油,空难后,油桶全泄漏了,污浊的水面浮着一层厚厚的油。幸好是坠毁在湖里,要是坠毁在陆地上,我们全葬身火海了。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吐完了我又昏睡,昏睡中又做恶梦,说着胡话,恶梦里还是那个深不见底的黑洞,是一张飞机残骸的大嘴,是一只张牙舞爪的来抓我的巨手。我一边狂奔一边高喊妈妈救我,妈妈救我!醒来,我就不敢睡了,我怕回到那可怕的恶梦里,怕这一睡就醒不来,就见不到我的妈妈。医生也怕我一睡不醒,要我的姥姥、姥爷和小姨不停地跟我说话。我想,我不能死!我一定要等到我的妈妈!只有我的妈妈才能救我!妈妈,你的画画完了吗?你怎么还不来?你的儿子不能没有你啊!  


上一篇: 两地书·母子情
下一篇: 关于钱的记忆
扩展阅读
心岸,留香
心岸,留香

听,风吹过的声音,掌心有雨丝微凉。一直,静守在时间的光年里,那每日与晨间抖落的瓣瓣花语,是置在心底最细...点击了解…

关于柳的散文
关于柳的散文

杨柳岸晓风残月如何从散落的井水f打捞这些词曲f和红牙拍板的倩影f光滑的井拦f围住了一个飘逝的花园f你蜜蜂般点飞...点击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