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放的百合

2019-12-16 13:35

小白来了,虽说不上是光屁股长大的伙伴,倒是经常一起光屁股洗澡,见我趴在电脑上不理他,就说不要整天窝在家里,我说我要给鱼儿写东西。
靠,看你半天了也没写上什么!边凉快去。小白不客气的把我从电脑前拉开了,我离开的时候很感动,有这么体贴的老友,我……
我看见他熟练的打开跑跑卡丁车,我不感动了。
靠,你多少天没玩了,怎么补丁打得没完没了。
我无话可说。
这时候忽然收到老王的短信,说看我博客了,问我们怎么了?我回说家庭矛盾。她说家庭矛盾闹得挺厉害啊,来网上说吧。我很感动那么多人关心我们的好与坏。
小白呆一边看电视去了,我还是霸占了电脑,毕竟这是我主场。听了我叙述之后,老王先是骂了一通,说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又说别郁闷了,她和小四也分手了。我说你分手我还没有分手呢,我要追回鱼儿。
老王说你郁闷着怎么追回来啊,今天晚上建业有球赛,来看吧,7:30。我看看表离开赛还有3个多小时。和小白一说,他强烈要求看球去,就决定看球去。
球场好远,航海路最东头,小白我俩车上晃得天昏地暗的,车到终点站还有一大段路要走,路上到处是车到处是人。
中国的甲A甲B很久没有看过了,包括新闻包括电视转播,好像现在也不叫甲A甲B了,叫什么超的!管他娘的呢!
第一次真正的体验到现场看球的感觉,离球场很远,路上已经容不下其他闲杂人等了。
航海体育场白色*风帆状的天棚,残月挂在空中,球场至少在2万人以上,这在现在的中国足球赛中绝对算得上人气旺了(这是进场后听到后面几个家伙说的),买票贩子票的时候,我脑袋又短路(也就没正常过),竟然买了两张不同场的票,那个郁闷阿!
进去之后折腾了几个场才算坐了下来,月光从来都是让人多愁善感的,绿茵场却是个激*情四射的地方。矛盾的情境。
那么多的人,那么热闹的场面,我却觉得很孤单,因为没有鱼儿在身边,暂时拿小白安慰下好了。
球场是个最好的发泄场所,球赛一开始就扯开嗓子猛喊,很久没有上场踢球了,很久没有唱K了,也就很久没有飚过这么高的音了,有多高就飚多高,反正不是唱K不用担心跑调。
建业队很争气,踢得人模狗样的,没想到几年不见,果然是当刮目相看啊。
进球啦——一下飚的最高音,下不来了,破了。
中场休息,场边抽奖,小白去买可乐,我无聊,就看场内的人,人太多看不过来,就看场上几个“超级”替补在那里练球,看一会儿让我想起我们几个哥们耍的时候那个场景,能让我联想到我们踢球,是因为技术相当的原因。看了一会还是无聊,就抬头看月亮,孙子想多愁善感,还不是被逼得,从小它都整天挂在头顶上,小时候就有这个看月亮的嗜好,积劳成疾啊。看着看着就想媳妇儿了,媳妇离家出走之后,一再叮嘱不准我主动和她联系,她要单线和我联系,我想解放前地下党单线联系的方法是不是从这里悟出来的呢?现在不行了,冒着生命危险,写了条短信给媳妇儿,nnd,是不是球场里的人都在发短信打电话,来了个空中交通大堵塞,人多了真不是好事,短信怎么也发不出去。
可乐也有假冒伪劣,颜色*很正,味道不甜,也不淡,可以肯定不是可口可乐公司的秘方配置而成的。不定是哪个投机倒把的杂碎的专用秘方,罢了,能解渴就成了。
中场休息的时候,我的嗓子也休息了一顿,元气还没回复过来,建业又进球了,我不知道在发泄还是在为足球而呐喊,嗓子有点甜。
怎么喊也发泄不出心中的思念,反而喊出心中的那些杂气,让思念之情更纯了。怎么喊也喊不回离家出走的媳妇儿,除非用真心换回她的原谅。又想起儿时在农村生活的日子,出去玩耍过了饭点,就能听见母亲在街上喊着名字唤我回家吃饭的情形,我如果在郑州的街头沿街如此喊着媳妇儿的名字,不知道能不能把她唤回家。
球赛结束了,短信发出去了,嗓子也开始初级嘶哑,为什么说初级嘶哑,因为小白我们见面都要去唱K,这次也没有例外。
后海的KTV终于重新开业了,唱K用歌也终于收税了。
说是重新装修了,进去一看装修装得走廊还是南北走向,我心说这个新老板还不够狠。走过我们曾经去过的那个房间,我目光停留了一下,心中叹气,唉——本来这趟怎么也少不了媳妇儿的。想一次,思念多一分,悔意多一分,坚定多一分,怎么也要追回来,除了做太监,其他任何丧权辱我的条约都能答应。
我递给小白一根烟,他说要保护自己完美的男中音嗓子,不抽!靠,不抽一会呛死你。
真的是好久没有K了,上来就跑调了。媳妇儿离家出走前,我多次提议多K几次,她是持家的好女人,不舍得多花一分钱,我依着,不过在这上面倒是争执过不少次,我不是个理家的好男人,这方面真得向女人多学习学习。我们二个人出来唱K只有唯一一次,在一个重要的纪念日里。唱得倒是浓情蜜意的。由于很久没有练习,她在和同事或玩伴一起出去唱K就会埋怨说,都不会唱歌了。我无语。
我平时说话有点声带发育不全落下的后遗症,唱歌却飚的傻高,这些天别的事没做,除了等单线联系或蹲点之外,就窝在电脑前听歌划拉博客了。找不到Beyond的海阔天空,不小心找出信乐团的海阔天空了,跑调跑得七荤八素的。失败。
找到调调是在烛光那首歌上,唱不了新歌我唱老歌还不行么,忽然想起以前老可在郑州工作的时候他说很喜欢迪克牛仔的歌,我当时心中不敢苟同,没有说出来,我今天晚上想喊他的歌,喊着喊着觉得老可心中一定有一段辛酸的过往,只是他已远在成都,而且我还亲自参加了他的婚礼。喊到有多少爱可以重来的时候,终于喊不动了,也好,我不想让我的爱重来,我要的是继续。
小白跟着我也喊破了他的完美男中音,我决定在小白点女歌手的歌曲之前把海阔天空再来一遍,因为我这几天天天也失眠整夜以后在凌晨的窗口看着黎明从云里抬起了头。悲伤的提琴低音起始之后,找到了感觉。飚破了本来就破的嗓子之后,开始唱女歌星的歌曲,媳妇儿没来,替她唱了还不行么。唱我只在乎你,唱天使与海豚,唱你的眼神,我可以抱你吗刚才在迪克牛仔的时候已经唱过。只是那首天使与海豚让我把词唱反了。低音的部分,哽咽得发不出音,被心头的某种东西给压回去了。
走出后海午夜已过,我还记得在去体育场之前,送出了第五朵百合花。


上一篇:想你的感觉甜甜的、美美的
下一篇:女孩爱情的自白
扩展阅读
披着秋风的波澜
披着秋风的波澜

寥寥红尘,数落千华;秋风扫埃,零飘莲蕊;波澜千起,四逸风霜;皮草乱眸,惹尽渺笑……这个秋季,在“小山竹”的...点击了解…

你的心脏,是整个银河系我最想去的地方
你的心脏,是整个银河系

(一)跟着有恩走到了早点摊,我问有恩,你吃什么?我去买。豆浆,油条。好嘞。我吃豆腐脑。有恩恢复了面无表情...点击了解…